祁季

是美好愿景,是不可实现。

回家想干的第一件事:掏酒。

结果在等水烧开洗杯子的时候我妈突然出现

安详.jpg

很是丢人的描了个龙男…
发现 肩好宽(
我想把电脑掏出来打朱雀1551

人可能是种奇怪的生物。


呃,比如半夜踢下床的被子啦,半夜像墙头草一样倒戈等到清醒之后的后悔啦,以死到临头无所畏惧的心态就是拖着不睡觉啦。


有些坑口口声声说着不会再掉了,突然被拉了一把又会掉下去。爬起来之后又是口口声声说不会再掉了的轮回往复。


到底哪一次才会是彻底清算呢,没有下一次,那就是这一次吧?


再者,就好像人类的本质是复读鸽一样,天天咕咕咕,鸽子就不能拿去做红烧乳鸽吗。还好吃。


我要回家吃粉1551

哦还有红烧乳鸽。

新的一年,我是狗币。

大晚上关了灯玩巫师三真的是…一言难尽

一天不练字,手生。

我现在写的都是什么辣鸡玩意???

自尽.jpg

翻收藏找四级猜码大法的时候翻到了陈年老物

放在现在看还是觉得觉得很惊艳

当时那个人文思敏捷

写出来是经过了多少古籍积淀

到底是中期经过了什么变成了(——?????????????——)


挠头.jpg

杭州下雪。

昨天下午在钱塘江边散步,不戴帽子不撑伞。来回期间可能大半个小时,事实告诉我在小雪到中雪的情况下,头上不可能积满雪。

晚上电影散场走回宿舍,期间二十分钟,回到寝室的头上是一头雪水。

到底要积多久才会满头雪(

积不满是事实,实感是学校外面的猫因此变湿变冷的皮毛;是抬头观望是随风四散的“盐粒”;是和雪迎面对撞时刮过眼皮的细小颗粒;是化在眼镜上的水;是下了大半天的雪才有白色枝干上不薄但也不厚的雪;是路边被堆成各种形状的雪人;更是觉得寄君雪满头的难以实现。

西湖,咕掉。今天大概也是半个白天睡过去的一天,窝在被子里那么暖,为什么要起床。

天气冷下来有个迷之好处,半夜对着电脑和在床上...

杭州下雪了,希望明天早上能积起来。

真积起来了我就去西湖1551

半个月没有好好写字的后果是找到了想抄的东西发现自己的字辣鸡无比。

卒。


顺带人女笑起来为什么那么可爱

卒。x2

© 祁季 | Powered by LOFTER